不成功,便成仁

01

娱乐音乐类别评委会成员将品牌所反映的社会意识作为评选优胜者的主要标准之一。目标是甄选有助于实现更高价值的作品,并激励他人通过同样的标准去衡量创意。两个全场大奖都反映了社会意识中的种族主义问题。一部出自说唱音乐人Baco Exu do Blues的视频短片 Bluesman,另一部出自广告主Childish Gambino创作的音乐视频This is America。

社会意识主导选择

一部8分钟的电影,帮助巴西说唱歌手Baco Exu do Blues推出这张名为“Bluesman”的专辑。

40年来农民一直渴望实现的目标家乐福用8个月就做到了。

一周大事件:波兰线上传媒公司Gazeta.pl收购某色情杂志,仅是为了令其停刊。此举斩获钛狮奖(Titanium Winner)和玻璃狮全场大奖(Glass Lions Grand Prix)。法国连锁超市家乐福为农民发声,贩售所谓的“非法作物”,从而推动立法改革,让“非法作物”变得合法。

引言

社会意识在今年的创意节上达到了新高度,由于人们对政府和媒体失去信心,促使消费者借助品牌来表明立场——品牌不再是旁观者。

#nokidsincages

Badger & Winters展示了一个令人不适的装置艺术,一个儿童人体模型睡在笼子里,只盖了一张小毯子。今年春天,25个这样的装置出现在纽约市CNN等媒体公司附近,目的是把当前移民政策引发的后果摆在人们面前,让其感到不安并想为此采取行动。“分享是一种行为主义,”该机构创始人Madonna Badger在“Rise Up Against Borders”的演讲中提到 “它也是抗议的一种表达方式,是我们可以起立抗争的地方。”

Madonna Badger在其名为Rise Up的演讲中提到了移民政策。

荷兰巧克力品牌Tony’s Chocolonely在谈到品牌行为主义时分享了其品牌为奴隶儿童呐喊的使命初衷。

糖果的设计和包装都贯穿了这一使命,不规则的巧克力分割造型,提醒消费者行业中存在的不平等。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无奴隶品牌”,并通过诉讼使其主张合法化。该品牌发起消费者大挑战,号召消费者从Tony’s Chocolonely购买糖果,而不是大型糖果商,并一次性创造出惊人的市场份额。

Tony’s Chocolonely以西非可可种植园里的奴隶儿童为主题。

发挥才智,坚持不懈。如果没有能够传递核心价值的目标,品牌将会倒退。


Jessie Macneil-Brown
The Body Shop 全球活动主管(Global Head of Activism)

提问:对于那些想要做出改变但老板仍想维持现状的人,您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耐克这个标志性的体育品牌从大众媒体转移到了当地社区。由于枪支暴力,芝加哥的孩子们无法在室外安全地打篮球。为了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耐克与芝加哥市政府合作,翻修了一座破旧的教堂,把它改造成了篮球训练场,里面有球场、储物柜和健身房。耐克在崇尚篮球文化的城市建立了当地球迷群,并在一个月设施权到期后将权益交还当地,为社区服务,帮助孩子们追寻梦想。

Nike 教堂

耐克与芝加哥政府合作,将一座旧教堂翻修并改造成篮球训练场地。

Matt Rivitz, Sleeping Giants创始人

尽管他14岁的儿子受到死亡威胁,但Sleeping Giants创始人Matt Rivitz还是在品牌安全问题上与科技巨头Google和Facebook展开了交锋。

Matt一直致力于消除阴谋和仇恨网站,希望通过推动广告客户从网站上及程序化购买机器中删除广告来消除这些网站。“我们是一个6000亿美元的产业。我们可以改变心灵、思想和行为。我们可以根除仇恨。我们有故事,有能力,有资本去做这件事。”

Sleeping Giants

Alan Jope
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

“没有目标的品牌将不会与Unilever有长期的未来。”

当目标能够传达品牌核心价值时,它才具有可行性。目标和现实相辅相成。

留给我们的思考

“我们必须拓宽对于让世界更美好的定义。”

Ari Weiss

首席创意官
DDB,北美评委会主席

32岁的脑瘫患者Eldar Yusupov是McCann Tel Aviv的文案撰稿人,他提出了为残疾人打造无障碍家具的想法。

IKEA凭借“ThisAbles”获得了医疗健康狮全场大奖(Grand Prix For Health and Wellness),这是利用3D打印机创建的一系列适配性家具附加组件,以便更好地帮助残疾人。

更多内容

©版权所有 Ascential Events(欧洲)有限公司

01

不成功,便成仁

娱乐音乐类别评委会成员将品牌所反映的社会意识作为评选优胜者的主要标准之一。目标是甄选有助于实现更高价值的作品,并激励他人通过同样的标准去衡量创意。两个全场大奖都反映了社会意识中的种族主义问题。一部出自说唱音乐人Baco Exu do Blues的视频短片 Bluesman,另一部出自广告主Childish Gambino创作的音乐视频This is America。

一部8分钟的电影,帮助巴西说唱歌手Baco Exu do Blues推出这张名为“Bluesman”的专辑。

40年来农民一直渴望实现的目标家乐福用8个月就做到了。

一周大事件:波兰线上传媒公司Gazeta.pl收购某色情杂志,仅是为了令其停刊。此举斩获钛狮奖(Titanium Winner)和玻璃狮全场大奖(Glass Lions Grand Prix)。法国连锁超市家乐福为农民发声,贩售所谓的“非法作物”,从而推动立法改革,让“非法作物”变得合法。

引言

社会意识在今年的创意节上达到了新高度,由于人们对政府和媒体失去信心,促使消费者借助品牌来表明立场——品牌不再是旁观者。

社会意识主导选择

Madonna Badger在其名为Rise Up的演讲中提到了移民政策。

Badger & Winters展示了一个令人不适的装置艺术,一个儿童人体模型睡在笼子里,只盖了一张小毯子。今年春天,25个这样的装置出现在纽约市CNN等媒体公司附近,目的是把当前移民政策引发的后果摆在人们面前,让其感到不安并想为此采取行动。“分享是一种行为主义,”该机构创始人Madonna Badger在“Rise Up Against Borders”的演讲中提到 “它也是抗议的一种表达方式,是我们可以起立抗争的地方。”

#nokidsincages

荷兰巧克力品牌Tony’s Chocolonely在谈到品牌行为主义时分享了其品牌为奴隶儿童呐喊的使命初衷。

糖果的设计和包装都贯穿了这一使命,不规则的巧克力分割造型,提醒消费者行业中存在的不平等。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无奴隶品牌”,并通过诉讼使其主张合法化。该品牌发起消费者大挑战,号召消费者从Tony’s Chocolonely购买糖果,而不是大型糖果商,并一次性创造出惊人的市场份额。

Tony’s Chocolonely以西非可可种植园里的奴隶儿童为主题。

耐克这个标志性的体育品牌从大众媒体转移到了当地社区。由于枪支暴力,芝加哥的孩子们无法在室外安全地打篮球。为了提供一个安全的避风港,耐克与芝加哥市政府合作,翻修了一座破旧的教堂,把它改造成了篮球训练场,里面有球场、储物柜和健身房。耐克在崇尚篮球文化的城市建立了当地球迷群,并在一个月设施权到期后将权益交还当地,为社区服务,帮助孩子们追寻梦想。

Nike 教堂

耐克与芝加哥政府合作,将一座旧教堂翻修并改造成篮球训练场地。

发挥才智,坚持不懈。如果没有能够传递核心价值的目标,品牌将会倒退。


Jessie Macneil-Brown
The Body Shop 全球活动主管(Global Head of Activism)

提问:对于那些想要做出改变但老板仍想维持现状的人,您会给出什么样的建议?

Matt Rivitz, Sleeping Giants创始人

尽管他14岁的儿子受到死亡威胁,但Sleeping Giants创始人Matt Rivitz还是在品牌安全问题上与科技巨头Google和Facebook展开了交锋。

Matt一直致力于消除阴谋和仇恨网站,希望通过推动广告客户从网站上及程序化购买机器中删除广告来消除这些网站。“我们是一个6000亿美元的产业。我们可以改变心灵、思想和行为。我们可以根除仇恨。我们有故事,有能力,有资本去做这件事。”

Sleeping Giants

32岁的脑瘫患者Eldar Yusupov是McCann Tel Aviv的文案撰稿人,他提出了为残疾人打造无障碍家具的想法。

IKEA凭借“ThisAbles”获得了医疗健康狮全场大奖(Grand Prix For Health and Wellness),这是利用3D打印机创建的一系列适配性家具附加组件,以便更好地帮助残疾人。

“我们必须拓宽对于让世界更美好的定义。”

Ari Weiss

首席创意官
DDB,北美评委会主席

当目标能够传达品牌核心价值时,它才具有可行性。
目标和现实相辅相成。

留给我们的思考

Alan Jope
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

“没有目标的品牌将不会与Unilever有长期的未来。”

更多内容

©版权所有 Ascential Events(欧洲)有限公司